零度

如果有来生 让我作一头蓝鲸

【利艾】言叶之庭paro1

水泥森林:

我是莫名其妙来到这里,并且莫名其妙养成到这里的习惯的。


 


从公寓出门步行二十分钟,路过一家便利店、一家面包坊还有些漂亮的餐馆,再绕过一座已经建校三四十年的、墙壁上爬满爬山虎的高中,就到了这座公园。不远于市中心的这里与其他地方相比起来隐隐的有些格格不入,但却也莫名其妙的安宁。


我的主业大概算是作家,白天抽烟,将烟灰缸插到再也插不进去的程度之后对着电脑屏幕打字。空调机的声音很大,但是一关上室内就会变得闷热难耐,让我有些坐立不安。


“稍微试着与其他人接触一下如何?您这样也……太过孤单了吧。”我的责编来找我讨论出版事宜的时候这样对我说,“我第一次来的时候您还会自己打扫卫生的。”


“不需要。”我把印好的稿件丢回他的怀里,接着靠着背后的书架抽起闷烟来。


 


总之连续好几个月里,跟我说话的只有那该死的、自以为是的责编还有便利店的收银员。我几乎每天都在凌晨出门,而那个时候便利店也只有些看起来比较年轻的男性员工而已。他们下颚上残留着的浅灰色印记淡淡的,伴随着入店音乐的招呼声听起来也有气无力地、感觉困倦的很。


我把啤酒罐一瓶一瓶的在收银台前摆好,接着将标签都朝着我,点起烟等着店员的结算。


“一共是九百円,感谢您的惠顾。”从来没见过的新人拿起其中一罐扫了下条码,接着轻轻地将那罐啤酒放回来,认真的将标签那面朝向我,“请您注意身体。”


“……真够多嘴的。”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接着有些粗鲁的将冰啤酒们扔进袋子里。


 


接着久而久之,客厅的桌子上也被我堆满了空的啤酒罐。


我每天醒过来的时候都发现自己昨晚竟然睡在沙发上,然后花十分钟左右才明白过来自己到底在哪儿然后干了些什么。大概是因为睡前关了空调的原因,房间里闷热的要死,但是当我连续摁了好几下空调遥控器都没有听到那燥人的声音的时候,我才突然想起前几天塞进邮箱里的停电通知。


“该死。”我骂了一声,接着走到厨房洗手池旁胡乱的洗了把脸,这才慢腾腾的将遮光的深色窗帘一口气拉开。大概因为臭氧层或者其他什么我无法干涉到的理由,不到十点的现在就闷热的要死。


才睡了三个小时不到。我把落地窗猛地拉开,接着却失望且愤怒的发现这一点用都没有,反而被刺眼的阳光折磨的有些开心不起来。


妈的、热死了。


于是我准备出门了,久违的。


 


我冲了个冷水澡,接着随便抓去了一件黑色的T恤,套上裤子便出门了。


 


接着我就在那个公园遇到了那个家伙。


准确的说,就是便利店那个烦人的臭小鬼。


 


与那聒噪印象相反的,他正坐在那里读书。他的、微微有些长的刘海随着他低下的头垂下来,来回的扫着他的鼻尖。长椅旁的树藤间漏下来的破碎的光斑落在他膝盖上的书页上,同时让他的手指看起来有些莫名其妙的修长。


“您好。”他抬起头来向我打招呼,接着好像并没有期待我的回应一样,又匆匆的低下头去看起了书来。我冷冷的哼了一声,接着便在旁边坐下了。


我从口袋里掏出包抽了一半的七星,随便的点了个火便抽了起来。亭子对面是人造湖,两岸都是茂密的树,相比公寓那里要凉快一下。说实在的,我并不是以描写景物出名的作家,现在非要我描述我也无法说出这具体来说是个什么场景,总之就是一个,很安静的地方。


臭小鬼将书页翻得“哗哗”的,鞋子的前端来回的、轻轻碰在一起。


 


穿着每天都能经过的那所学校的校服、指尖沾着些墨水、眼袋很重、还看着我写的书。


虽然也想象过几次,但是我从来都没想到过买我书的家伙会是这种看起来就呆呆的、毛都没长全的臭小鬼。


不过现在是上学时间吧?再说了,真是学生的话,为什么要半夜打工呢?还有,到底看起来是什么感觉啊?


那本书。


“说不出来的感觉。”我真的问了之后,他是这么回答我的。十几岁的少年轻轻歪着头,思考了半天才回答我,“感觉呢,写的不算好也不算不好,看了也不知道到底写了些什么。不过……”他说,“还蛮想往下看的。”


“……往下看了,然后呢。”


“看下一本。”


“看完了呢。”


“重新看。”他的嘴角微微敲了起来,“看起来感觉,还蛮幸福的。虽然这本散文集也只讲了些打扫房间的事情,但是却觉得很幸福。‘所有的东西都一尘不染,所有的东西都在它们应该在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莫名其妙的归属感啊……”


“幸福,吗。”


“嗯。”他点点头,“感觉上是个热爱生活的人。”


很不凑巧只是一个邋遢的、糊弄过日的人而已。现在书里那个一尘不染的地方、早就不存在了啊。


我一边在心底嘲笑他,一边冷笑着抽起了烟来。


“话说您带伞了吗?”他最后抓了一把光斑落在书页上的影子,接着慢慢地将书合上,认真的塞在书包里,“一会儿就要下雨了。”


“没有带。”


“那就请您用这把吧。”他将一把蓝色格子的折叠伞放在我的身旁,接着微微地向着我鞠了一躬,“趁现在还没有下雨,我先回学校了。啊,对了,听天气预报说是阵雨,所以请您不用担心我。”他说完便离开了。


他刚走后没多久,就下雨了。夏季的雨,湿热湿热的,又大又急。


虽然打着伞,但是却还是湿透了。


 


那个小鬼,估计也湿透了吧。我不禁这样想着。


 


之后我便经常来这里,这个家伙也经常在这里待着,不过我却一直都忘了将伞带过来。


“你不用上课吗?”


“啊,我,不想上课。”他的金色的眸子看着我,一点都不避讳、也不尴尬的,爽朗的笑着,“我想当作家。”


“所以就不上课吗?”


“不,只是偶尔不想去而已。”


“是吗。”


“嗯。”他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突然问道,“在什么情况下,一个人才会痛苦到不得不将自己杀死呢?”


大概好像是我最新出版的小说里的内容。


我瞥了一眼他手中的书,接着有些不耐烦的咬了咬烟嘴,有些轻蔑的回到,“谁知道。”


“……是吗。”他抓抓头发,接着沉默了许久,半晌才突然问我道,“那当您知道答案的时候,能告诉我吗?”


“知道了的话不就会死了吗。啊,话说是在做什么准备吗?成为作家的。”


“不,只是想读懂这本书而已。”他看了我一眼,这才慢慢的笑着回答说,“到底讲了些什么呢,利威尔先生。”


 


……什么啊。


“都知道的吗?”


“书的勒口部分有您的照片,最近的部落格也有些您经常来公园散步之类的。”


“是吗。”


“还有积木,今早终于塌了吧?”


“……什么啊,这种事情是怎么知道的啊。”


“啊……因为昨天的叠叠乐积木的照片。想着如果是我的话就抽这块,于是就抽了,嗯,然后塌了。”


“感觉像跟踪狂一样,很恶心。”


“……对不起。”他的嘴角有些挫败似的塌下去,表情看起来变得有些可怜了起来,“只是想让您在意我而已。”


“烦人程度的话,的确很在意。”


“还真是跟感觉一样过分啊……利威尔先生。我可是利威尔先生的粉啊……”他说,“我只是想请利威尔先生看看我的小说而已。”


“我可没心情看别人写的垃圾。”我看了他一眼,接着又抽了一会儿烟,这才缓缓地将烟掐灭并丢在一旁的垃圾桶里,补充道,“除非你跟我睡觉。”


“睡觉、……吗?”他有些不解的微微歪了歪头,接着伸手抓了抓头发,半晌才点了点头,“……只要不疼的话。”


 


毫无征兆的雨滴又掉了下来,啪嗒啪嗒的砸在了面前的地砖上,然后弹得老高。


“幸亏我带伞了。”便利店的胸牌上写着艾伦·耶格尔的少年认真的将膝盖上摊着的书收了起来,接着微微笑着对我说,“现在就、走吗?”


“看起来也差不多了。”我说,“……走吧。”


我抢过他手中的伞扔在一旁的垃圾桶里,接着攥住他的手腕快步在雨中走了起来。


“这样会感冒的、利威尔先生。”


“……还真够多嘴的。”我骂他。


TBC

评论

热度(125)

  1. 零度水泥森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