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

如果有来生 让我作一头蓝鲸

【利艾】关于那个少年的一切【言叶之庭paro的结局】

水泥森林:

All about My Eren




“干脆就这么私奔吧。我和利威尔先生。”灌下了两瓶啤酒的艾伦脸色有些发红,“逃到根本没有什么人、谁都不知道的地方,一直安静地生活到老死为止。”


“那是……我上一本的小说内容吧。”我瞟了一眼艾伦,接着慢慢地吐了口烟,稍稍用力地将几乎燃尽了的烟蒂塞进了烟灰缸里面。


坐在沙发对面椅子上的艾伦右手轻轻地扶着踩在椅面边沿的右脚脚踝,努力想了想才有些心满意足地笑了着,微微摇了摇头,“……记不得了。”


“话说这样下去没问题吗?先是离家出走,又是私奔什么的……学业之类的,没问题吗?”


“嗯……大概吧。”他微微地笑了一下,接着说道,“总之,利威尔先生会负责的吧。”


 


因为都是利威尔先生,把我变成这样的。


……他那时候的眼神,好像在这么说道。


 


我大概从最开始就知道吧……自己,招惹到了什么很不得了的东西。话说我们两个,当时是怎么认识的呢。这种不符合我审美类型的臭小鬼,又是怎么能够在这里的呢。虽然时间不长,但是我却好像已经慢慢地忘掉了。


总之就是,慢慢地习惯了。


早上、中午、晚上。每天每刻,每时每秒。


艾伦在我身旁均匀地呼吸着。


小说里面写的故事都是假的,但是感情却是真的。


 


于是我们便私奔了。


 


我们一起扔掉了手机,接着坐了将近六个小时的电车,从城市一直坐到一个几乎被遗弃了的、靠海边的港口小镇。这里没有二十四小时便利店、没有快捷旅馆,甚至连房屋中介都没有。我们慢慢地走过一个又一个路口,接着在发现了一栋贴着招租广告的小楼之后随便地住了下来。


靠海的房子有些潮,榻榻米也有些旧了,很久没住的房子里满是灰尘。艾伦打开窗之后挽起了袖子,接着努力地用抹布擦起了走廊的木质地板来。房间里除了必要的家具之外空空荡荡的,连电视机都没有,甚至连电话都是那种老式的座机。我刚掏出了烟盒,就被艾伦没收,只得连同打火机一并将所有偷藏的烟全部交了上去。


“今天的话,可以稍微喝点酒。”我们在这边最大的,也就是唯一的超商买东西的时候,艾伦这么说道。于是我们便用白色的塑料袋拎着新买的肉、蔬菜、锅铲、枕头、还有抽纸,浩浩荡荡地一路从超市走回来。接着一回到家,本来累得够呛的艾伦便又像是充满了精力一样来回地跑动收拾了起来。


我踢了一脚蹲在我正前方收拾衣柜的艾伦的屁股,接着趁他无辜的抬起头的时候,弯下腰来吻了吻他的发旋。


晚上吃的自制的寿喜锅,接着在新家做了第一次爱。


 


在海边住什么的,也很有意思。


每天早上窗帘还没拉开的时候,就能远远地听到海鸥的声音。拉开窗帘,接着便能看到大海。现在,深秋、临近冬天的这个时候,海上总是一片深灰。虽然看不到什么,但却一直能听到海浪的回音。


“到了夏天的话,一定要下海。”艾伦说,“说不定能游到海的另一边去。”


“……别忘了回来。”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但是那里已经不再有烟了。


总之,再挣扎了许久之后我终于,心不甘情不愿的戒烟了。


 


二楼都是我的空间。


我从镇上的木匠那里买了几块木板跟工具,在后院勉强拼了个书架出来,放在了二楼。


“干脆买一个现成的好了。”艾伦有些不解地戳了戳我的书架,“真的,不会散架吗?利威尔手制的东西。”


“闭嘴。”我敲了一下艾伦的脑袋,接着把我身上唯一带着的书郑重地摆了上去。


接着第二天,我还在写稿子的时候,艾伦便带着新买的书进来了。他小心翼翼地在书架前面坐好,接着一本一本的、将我写的书摆在了那上面。


我向他招招手,接着他便走了过来。再接着我们做了些奇怪的运动,那书架便倒了下去。


于是,我的书房的摆设也只剩下了椅子、书桌、钢笔、笔记本、笔记本电脑、传真机以及一个歪歪扭扭的、但却还坚持摆着书的二流书架。


 


“没什么私奔的真实感。”这么说着的艾伦,几天之后便去了镇上的居酒屋打工。我去看过他两次。他穿着奇怪的制服、围裙,还包着头巾,累得满头大汗。


“这样就对了。”他说,“两个人为了生计苦苦挣扎……这样才对。这么一直打工,一边支持着恋人写作,这才是私奔的王道展开啊。”


“小说读多了脑袋也坏掉了吗?明明是带着全部的版税来的。”


“但是还是想靠自己的努力来做些什么啊……要不,”艾伦想了想,接着说,“就没有活着的感觉了。”


“活着的感觉,具体指的是什么?”


“嗯……非要说的话就是工作的感觉吧。不能只有利威尔先生一个人努力啊……大概是这么想的。”艾伦微笑着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总之,想变成跟利威尔先生一样优秀的人。想变成,利威尔先生也能放心地信任的人。”


“……臭小鬼。”


我啧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却也跟着微笑了起来。


 


不过就算再怎么藏,也没法完全从现实中逃离。


没出几个周,责编就赶过来了。我们约见在镇上的小酒馆里,讨论新书的问题。


“同性恋的题材什么的……现在估计还不能被大众所接受。”他想了想,接着喝了口酒,“用老师的名字发可能不大合适。如果您无论怎样也想发表的话,我会帮您安排换一个笔名出版。”


“是吗?”我跟着闷闷地喝了几口酒,接着回答道,“那就,放着吧……这种东西。”


 


我说:“反正也只是写着玩的。”


 


因为外面下雨而把伞送过来的艾伦站在我的座位旁边静静地看着我,半天也没有坐下来。


 


 


接着接下来的几天,艾伦从车站旁边的书店里,买了英文参考书回来。


“因为很有罪恶感,所以想学点东西。”他翻开语法讲解的部分,认真地看了起来,“利威尔先生也一起学吧……到时候小说里面就可以写了,喜欢说英文的角色。不是还有很多幻想小说喜欢用德文、法文之类的吗?感觉学了之后看的也会轻松些的样子。”


“……已经过了那个年龄了,我。”


我伸手摸了摸肩并肩跟我一起坐在书桌前的艾伦的头发,接着有些奇怪地眷恋的,看着他的侧脸。


“在看、什么啊……啊,我脸上有东西吗?”他来回摸了摸自己的脸,接着脸便变得跟喝过酒一样红了。


“没有。”我再次有些情不自禁地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转过头打起了字来。


“今天要写到几点?”


“写完这段为止……”


“要写到什么地方?”


“这个人,死掉为止。”


“那我等你……”艾伦慢慢地将额头贴在我的肩膀上,接着小声地、有些执着地重复道,“我等你。”


我看了他一眼,接着点点头,噼里啪啦地敲击起键盘来。


但是真的等我写完了的时候,艾伦已经先一步睡着了。


 


他闭着眼睛,在我身边均匀地呼吸着。


 


我把他抱起来,接着走下楼去,把他塞在已经铺好了的被子里面。我脱了上衣,准备睡却又有些不想睡,于是便从衣柜夹层里摸出烟跟打火机来,想了想坐在院子前的走廊上抽了起来。


今天天气很好,能看到很多,很多的星星。


艾伦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走了出来,接着在我身旁坐下,抱着膝盖静静地看着我。


我自觉地将烟掐灭了。


“这样对身体不好。”


“无所谓了。”


“有所谓。”艾伦爬起来,从卧室一路将被子拖了过来,接着拽着一角递给了我。我看了他一眼,半天才拽过被子,稍微盖在了身上。


艾伦满意地笑了笑,接着掀开被子的另一角,钻进去一路爬到了我的膝盖上,像是撒娇一样来回蹭了蹭,就这么趴进了我的怀里。


“又有点困了啊……”


“基本一直在睡觉吧,你这家伙。”


“因为,冬天啊……”他小声地喃喃着,声音也变得越来越模糊了,“利威尔先生,好暖和……”


“某人的体温才是高的有些异常吧。啧……热死了。”


“哪有……”他像是睡着了一样安静地趴在那里许久,半天才小声地、小心翼翼地开口,像是自言自语一样感叹道,“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能过多久啊……”


我在右手跟艾伦十指相扣的同时,下意识地用左手捏紧了烟盒。


 


 


在我发现艾伦偷偷地接电话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一天一定会到来的。


那天晚上,我们吃的是艾伦最喜欢的牛肉咖喱,还有炸虾天妇罗。艾伦吃了很多,接着刷了碗,认真地将盘子和碗都放进了洗碗机里面。


“冰箱里的生菜,已经过期了。”艾伦提醒我道,“还有些肉,这几天也快过期了,最好早点吃掉。”


我随随便便地应了一声,接着继续喝起了茶来。


“晚上以后别太晚睡了,还有不要抽烟……我有点,担心您的身体。”他絮絮叨叨地说了半天,将有的没的都说了一遍之后,接着慢慢地站了起来。


“总之……我突然有点想喝啤酒。”他说,“我去,买一些回来。”


“……随你便吧。”我没有回头,只是从口袋里掏出张钞票来,放在了桌子上。


“钱的话,我还有。”他说,“打工的钱。”


“是吗。那钥匙,带了吧。”


艾伦点点头,接着又点了点,然后有些奇怪地、依依不舍得朝着门口走了过去。“利威尔先生……”他叫我的名字,接着顿了顿,说道,“我马上就回来。”他这么说完便急匆匆地、使劲冲出了家门。


“嗯……”


我随口答应了一声,同时意识到了。


 


艾伦是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件事本来就是错误的吧。借由错误开始,接着错误地被错误终结了。


总之大概现实就是这样。一开始是错的东西,最后怎么也不会变成对的。


我从暖桌下面摸出烟跟打火机来,一边随手拽过本杂志当烟灰缸,一边抽起烟来。


 


艾伦,艾伦艾伦……艾伦。


于是就这样,艾伦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就像是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但是所幸的,并不是永远。


 


 


总之,我们再见面是在那之后的第九年。准确的说是我因为恶性肿瘤被迫住院的时候。


明明最开始的时候还是良性的,但是后来慢慢地恶化了的样子。


艾伦果然继承了他们家的医院,做了个很好的医生。但是所幸,也或许说是不幸吧,并不是负责我这一科的医生。


他没有公开跟我见面过,只是经常偷偷地问我的主治医生情况。他不跟我说话,也没像是小说里或者电视剧里一样,写信之类的,只是静静地、远远地看着而已。他做过的、最明显的事情也只有在我睡着了的时候,偷偷溜进在坐在床边,安安静静地切苹果小兔子。


睡觉之前,还是好好的苹果,醒过来之后却变成了一盘子蠢蠢的小兔子。


我却也只能像是垃圾桶一样,一直一直地、吃了一堆咸咸的小兔子。


 


 


总之故事就到这里结束了。


这大概就是,我所了解的,关于艾伦的一切了。


我的故事大概也就这样结束了,但是他的……艾伦的故事,这个时候还说不定在继续延续吧。


新的场景,新的故事,新的恋人。


总之我叫编辑把那本一直迟迟没能出的书的样刊直接寄给艾伦了。也并不是希望他在之后能够记起我之类的,只是希望他能知道。


小说里面写的故事都是假的,但是……






END

评论

热度(96)

  1. 零度水泥森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