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

如果有来生 让我作一头蓝鲸

【利艾】逐渐

琉璃半世の只为蓝颜倾城:

水泥森林:

艾伦从床上急匆匆的爬起来的时候闹钟已经开始响预示着最后起床期限的第三回了。他像往常一样赶忙洗漱穿戴好,拔下手机的充电器将它塞进口袋里,再将摊在桌子上的作业胡乱的收进包里,确认好了钥匙和钱包便赶忙出门了。

 

 

 

今天跟生命中已经过去的那些天一样平凡。

 

 

 

 

 

耳朵里塞着耳机,艾伦踩着音乐的节奏走下被晨光照的异常明亮的坡道。他在坡道拐角自己晚上打工的便利店买了和平常一模一样的早餐,叼着面包走去车站,然后摸出钱包贴在感应器上,看到绿灯亮起后走进去,在站台上稍微站了一会,就搭上了和往常一样缓缓驶进来的,八点十分到站的那班电车。

去自己所在的大学乘的是下行的新干线。因为渐渐远离了繁华的市中心,所以即使在上班的高峰期也不会太拥挤。

……不过也没有座位就是了。早已习以为常的艾伦走到车厢中央,拉住吊环。他空出来的那只手缓缓从口袋里抽出那本在同学间很热门的文库本小说,翻开夹着书签的那页,静静地读了起来。

 

 

 

 

 

独居很久,利威尔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

多年来养成的精确的生物钟让他醒过来的时候,时针刚刚好好指向五点。昏暗的房间很静,像是远离尘世喧嚣的一片孤岛。早已习惯了浅眠少眠所以没有丝毫睡意的利威尔干脆的起身,拉开窗帘然后推开窗。

这个时候的城市才刚刚苏醒,形形色色的建筑和天边交接的地方刚翻出浅浅的鱼肚白。利威尔熟练地点了根烟靠在床边,静静地看着窗外。当天空褪去夜色逐渐变得澄澈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腹部传来的焦灼感。

他非常随意的做了煎蛋,夹在放好了培根和番茄的面包里面配着电视里新闻女主播严肃却又冷淡的播报声慢慢咽了下去。在听到自己楼上照常让人烦躁的叮叮咣咣的嘈杂声响之后,他意识到自己差不多该出门了。

他在自己门口的穿衣镜前整理好领带,提好鞋子,确认一切整齐才打开门,皱了皱眉躲开冲下来的看起来毛毛躁躁的少年的身影,这才下了楼梯。

利威尔接着在坡道拐角的便利店里买了咖啡和报纸,然后去车站搭乘八点十分的那班电车。

虽然很多次想过要买车,但是总觉得缺乏动力。

电车坐过那几站,自己工作的那所大学也就不远了。他并没有特别想要去的地方,也不想出远门,所以买车的计划也就搁置了。

需要的时候总会买的。抱着这样想法的利威尔走到车厢中央,拉住吊环,静静地看着车窗外的高楼大厦不断略过,然后消失在视野中。

 

 

 

 

 

大学的课不多,时间很宽裕。下午早早就没课的艾伦为了应付考试一直窝在图书馆,直到打工快要迟到了才抱着刚借到的书和写到一半的笔记往回赶。

他换上便利店的制服,打好卡之后站在了柜台后面。

客人并不是很多,而且大多都是附近的住户,艾伦看着都感觉很眼熟。到了晚上十点之后客人基本就没有了,明亮的店里显得空空荡荡的,寂寞的很。感觉有些无聊的艾伦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一起来打工并且同属于一个社团的前辈聊着,然后突然看到那个男人将咖啡和烟放在了自己面前的柜台上。

“结账。”男人的声音感觉冷冷的,听不出任何的感情波动。

“啊、好,好的!”艾伦赶忙接过他手里的东西,熟练地扫起了条码。

……没问题吗?艾伦皱了皱眉。

他大概对这个人有印象,自己晚上值班的时候总能看到他买咖啡,烟有的时候还有啤酒。这样对身体很不好吧?但是艾伦终究无法将这样的疑问向完全陌生的人提出。他所能做的事情只有默默地接过商品,报了总共的金额,然后接过钞票将找零放在男人的手心上。

“好像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哦,而且是你们学院的。”前辈这么说着用下巴指了指刚刚离开的男人的背影,“出了名的严格但是因为很帅所以听说学姐们都抢着去听呢。”

“诶?这个人是讲师?”艾伦有些惊讶,“完全没听说过……”

前辈撇过来一个理所应当的表情,“学校那么大,你一个新生没可能都见过吧?而且他一般是负责高年级学生的课,没见过才是正常的吧?”这么说着的前辈叹了口气,好像感觉很遗憾似的念叨起来,“真是辛苦学姐们了……”

……也对啊。艾伦叹了口气,说不定以后就会上他的课……总之现在想还是太早了。

自动门打开的音乐声将艾伦的注意力转移到刚进店的客人身上,他便索性不去想了。

 

 

 

 

 

这个孩子,就是韩吉说的那家伙么?利威尔提着便利店的塑料袋,缓缓的迈上台阶。

……竟然打工到这么晚啊,学习什么的,没问题吗?他停在自己的公寓门口,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插了进去,转了几圈之后一转把手,拧开了门。

想到了自己出的,大一的期中考试题,利威尔开始琢磨他会不会是成为通过考试的为数不多的几人之一。

“啊,看,那个孩子,非常优秀。”韩吉指着站在走廊那头好像在和朋友讨论着什么的少年,对利威尔说道,“虽然成绩不是第一位,但是非常努力,非常坚韧。”

“嗬……”利威尔看着远处的那个背影,回给韩吉一个玩味的鼻音,“所以呢?”

“所以我觉得,”韩吉笑道,“他应该是你喜欢的类型吧?”

利威尔瞥了她一眼,转身迈开腿就走,“……真是无聊。”

利威尔很早就发觉到自己喜欢同性,但是从来没有在意过。他自己觉得关于性取向的问题没什么好宣扬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到刚刚经韩吉提醒他才发觉,已经三十多岁的自己仍然一直过着独身生活。

……恋人吗?利威尔从塑料袋中拿出一盒烟,熟练地点上一支,吸了一口然后将烟圈缓缓地吐在空中。

 

 

 

 

 

“完、完蛋了!”艾伦挣扎着从柔软的被子中伸出手来抓住闹钟拖到自己眼前的时候,已经比平时迟了很多了。

他使劲抓了抓头发,胡乱的将衣服套在身上,然后抓起散在桌子上的包急匆匆的出门了。怎么偏偏是今天睡过了啊!今天、期中考试啊!是会影响到奖学金的、期中考试啊!……可恶!这几个晚上的通宵都是为了什么!总之不吃早餐去赶电车的话还……艾伦慌慌张张冲出门,拐下了楼梯。

要、要迟到了……!必须再快一点……

猛冲的他突然觉得自己脚底一空,然后身体立刻失去了平衡,直直的栽下了楼梯,失去了意识。

 

当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医院里了。

“我……怎么在这里?”他只觉得自己头痛的厉害,视线恍惚的很,全身就像散了架一样。

他挣扎着撑起身子却被旁边的护士摁了下去,“你啊早晨从楼梯上摔下来了,所幸没什么大碍,医生说睡会儿就没事了。所以再休息一会儿吧。”

啊……这样啊……算是填补上了记忆的空隙,但是……他看了一眼墙上的表,已经十一点了,就是说自己足足昏迷了三个小时。

考试什么,都已经过去了啊……艾伦感觉有些不甘心,可恶啊明明是不得不参加的考试啊……

如果拿不到全额奖学金的话,家里的负担无疑还会加重……想到这里的艾伦不禁挣扎的想要站起来,现在,必须去找老师说明情况申请补考……

“都说了你还要休息,不能乱动!”在一旁守着的护士叹了口气再次把他摁下去,“太勉强自己的话说不定身体会出问题哦……刚刚送你来的那位也说让你好好休息所以……”

刚刚,送我来的?

艾伦突然想到自己竟然光顾着自己的考试忘了问到底是谁救了自己,不禁感觉有些羞愧。他有些急促的开口问道,“那个,是哪位?”

年轻的护士有些无辜的眨了眨眼,“已经走了哦。”

“……什么?走了?这么快?”

“好像有什么急事啊……”护士好像被他突然抬高的声音吓了一跳,声音不自觉的越来越小。

“那名字呢?没说名字吗?”

“名字的话……”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翻了翻自己手中病历上填的紧急联络电话旁边的称谓,念到,“好像是,利威尔?”

 

利威尔是……谁?艾伦感觉自己好像听过,大概也是住在附近的吧?总之,将摔晕在楼梯上的自己送到医院的话就是说……他跟自己住在同一栋楼……吗?

艾伦在一楼的信箱仔仔细细的察看了一圈,终于找到了那个名字。看房间号的话是住在……自己的楼下……艾伦拎着提前买好的,用来作谢礼的点心,心中默默地想着一会儿要说的感谢的话。

……嗯。在心中默念了几遍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摁响了利威尔家的门铃。

会是怎么样的人呢?等待的期间自己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忐忑起来。

 

 

结果并没有人来应门。

艾伦又在门口站着等一会儿,仍旧没有人回来。他只得先回到自己的家里,给那位利威尔先生写了张感谢的便条,连带礼物的点心一起塞到他的信箱里面。

……有机会的话再当面致谢吧。嗯。

迈出两步的艾伦回过头来,再次看了一眼信箱上面的名字。

 

 

 

 

 

回到公寓已经是凌晨了。

利威尔今天被拽去参加了最讨厌的所谓内部教职工交流同事感情的酒会,但是整个晚上除了说了几句场面话,他都躲在角落里喝闷酒。

无法喝醉的自己和喝得烂醉的同事们格格不入。

他一边真心觉得这种浪费时间的,虚伪的应酬不如在家批阅今天考试试卷上的德语作文来的愉快,一边不得不承认这酒会有自己存在的意义与必要性。

教学的一方和掌管行政的一方在教学活动上不免总会有些摩擦,为了工作的顺利行进,有的时候人工的拉近隔阂是必要的。

……但是就算自己知道一切的道理,他也无法对酒会产生一丝一毫的好感。

他突然想起了今天早晨送去医院的那个,学生,韩吉说叫艾伦·耶格尔的那个。他刚打开门就听到那个冒失的小鬼摔下去的声音。

他竟然也没来得及多想,抱起那个小鬼就往医院冲了过去,结果监考迟到了十五分钟,也幸亏韩吉帮忙瞒了过去。

……总之没事就好。

他不由得猜测起如果那小鬼今天参加了考试的话,出考场的时候会不会哭的跟其他人一样凶。那个笨到踩空的小鬼,大概也会答不出来吧。

不过,有点期待啊……那副“我会努力做得比所有人都好”的表情被现实击垮的样子。对于利威尔来说,大概这才是真正有意思的东西。

……但是如果是那孩子的话,无论被怎样击垮,都会毫发无损的站起来吧。

 

然后他回到了公寓。

本来想直接上楼回家的利威尔瞄了一眼信箱那边,才发现自己的信箱好像塞了什么东西。

……如果是垃圾的话他肯定会抓出那个手贱的家伙让他看着自己是如何将他的手指一根根掰断的。心情稍差的利威尔有些阴暗的想着,抽出了那个盒子。

什么啊,点心。他浏览了一下点心上贴的便条,然后折了一下放进自己的口袋里。

 

……还不赖。虽然自己不喜欢甜食,但是这一盒的话,好像可以喜欢。

利威尔面无表情的又抓起一个,咬了一口,含在嘴里咀嚼着。

……什么时候能认识呢。

 

 

 

 

 

因为想补考所以去求任课的韩吉老师,一直求了很多次才成功补考完的艾伦觉得自己真的累得要死。

他在中庭的自动贩售机那里买了一罐果汁,坐在长椅上慢慢的喝着。下午三点校园里的人很少,有课的人在上课,没课的人就窝在寝室或者图书馆不出来。

整个中庭显得非常安静。

 

阳光没有正午那么毒,反而晒的人很舒服。

这种让人懒洋洋的温度伴随着不断摇曳着的高大乔木落在自己身上的影子才让艾伦真正的感觉到了完全放松。

他看了看四周没有人,便舒服的眯起眼睛,躺在长椅上透过层叠在一起的树叶的缝隙看着澄澈蔚蓝的天空。

突然谁的,熟悉的话音传进自己的耳中。

 

好像是……阿明?

“嗯,非常感谢您,我清楚了。”对话好像结束了的样子,对话的声音变成了脚步声朝自己过来了。

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松懈的样子的艾伦匆匆忙忙的起了身,抢先一步开口向走过来的阿明打招呼,“阿、阿明,你怎么在这里?”

“艾伦!这几天过的还好吧?最近一直都没看到你……”这样说着的金发少年挥了挥手中的文件夹,“我的这篇论文想向杂志投稿,刚刚请利威尔老师帮我修改呢……”

“等!”听到了熟悉名字的艾伦立刻打断他的话,“你说利威尔老师?”

他来不及听到阿明的回答就抢先一步转过头去,拼命地找那个人的身影,最后只扫到那个人一晃而过的侧面。

……诶?这个人不就是,晚上经常去便利店的那位……

“对啊,怎么了?”阿明表情有些吃惊,“学校联络簿你没看到吗?利威尔老师跟你住的很近呢……”

果然也就是,楼下的利威尔先生吗?

 

艾伦突然感觉非常戏剧化,一个人,自己虽然完全不认识,但是交往却这么……密切。想到这里,他不禁“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阿明有些摸不着头脑,“艾伦,有什么好笑的吗?”

“不,没事。”艾伦笑着摇了摇头。

 

能认识就好了啊。

 

 

 

 

 

同住在一栋公寓楼,一起买早餐,一起步行去车站,一起在站台等车,上同一节车厢,隔着几个人站着,同在一所学校,最后一天结束的时候还会在便利店相遇。

虽然并不认识,但是利威尔比任何人都了解艾伦起床的时间,艾伦比任何人都要明白利威尔的生活状况。

 

 

 

互相在意的两个人的相遇,好像是必然的。

 

 

 

 

雨季突如其来,艾伦看着车站外瓢泼的大雨有些失神。

……看来,回不去了啊。他突然有些懊恼自己早晨为什么没有看天气预报,弄得现在只能待在车站里,哪儿也去不了。

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艾伦只得默默地看着雨帘对面被水泼的一塌糊涂的城市出神。

 

“喂,你,住在我们家楼上的小鬼吧?”突然有谁的声音传来过,“没带伞?”

“啊、嗯,是的,”艾伦定定的看着面前穿着正装的男人,半晌才回过神来急忙点头道,“那个……没带伞……”

男人只是自顾自的撑起手里那把黑色的长柄伞,先一步跨入那边的世界,雨打在伞上发出响亮的“啪嗒啪嗒”的声音。

“快进来。”男人回过头来,将手伸过去。

嘴角不自觉的划起了弧度,艾伦轻轻地将手塞进他的手里。

 

 

“补考成绩出来了吗?”

“自然是最高分,啊,话说上次的点心吃了吗?”

“哼,那个啊,太甜了。”

“但是我特地买的不是很甜的啊……”

“还是很甜。”

 

 

 

 

好像也没有那么懊恼了。

 

 

 

END


评论

热度(66)

  1. 零度琉璃半世の只为蓝颜倾城 转载了此文字
  2. 冗夏Psyche琉璃半世の只为蓝颜倾城 转载了此文字
  3. 琉璃半世の只为蓝颜倾城水泥森林 转载了此文字
  4. 残忍的人格君水泥森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