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

如果有来生 让我作一头蓝鲸

【利艾】歧路

不知道是第几遍看了总之每次看都会忍不住哭

冗夏Psyche:

琉璃半世の只为蓝颜倾城:



水泥森林:



“今天过的开心吗?”


艾伦·耶格尔抱着自己四岁的儿子从幼儿园走出来时,这样问道。


又到了樱花盛开的季节,舒服的微风拂过发梢,将粉嫩的花瓣扬得满天都是,像是粉雪一样。真漂亮啊……艾伦不禁这么想着。


儿子绽开一个大大笑脸,拽着他钟爱的格子领带,用他那稚嫩的声音高声说道,“开心!”


“真棒。”艾伦笑着揉了揉儿子的发丝。


 


今天也会像是过去的几年那样平凡,安定……一开始是这样以为的。


 


“喂……艾伦?”


突然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喊住了他。


艾伦感觉自己的背脊顿时僵住了。已经多少年没有再听到过这个声音呢……他不知道。艾伦抱着半是激动半是难过的心情,颤抖着回过头,看着那个仍旧穿着笔挺的深色西装,站在樱花雨中抽烟的男人。


艾伦呆住了,半晌才缓缓开口,嘴唇颤抖着喊着男人的名字,“利威尔……前辈……”


一切都好像跟八年前一样。


只是两个人的手中现在已经,都有了小孩了。


 


艾伦直直的盯着利威尔,直到自己的儿子有些不耐烦的拽着自己的领带才回过神来。他半晌才挤出一个僵硬的微笑,弯下腰让自己的儿子从自己臂弯中下来,然后轻轻侧过头去看着利威尔手中牵着的,简直是和男人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孩子,眼角不自觉流露出掺杂着哀伤的温柔,“你的……儿子吗?”


无论过去多少年都是那样面无表情的利威尔仍旧板着脸,问了自己同样的问题,艾伦只能苦笑着点点头。


两个人之间谁也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静静地对视着,好像都在等对方先说话。


 


不经意间拂过的风将花瓣吹散,有一片飘飘然落在艾伦的肩膀。


“肩上,有东西。”这么说着的利威尔很自然的伸手过去,轻轻地帮他摘掉那篇花瓣,然后轻轻松开手,任那片花瓣被风卷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艾伦好像猛的回过神来一样,手使劲摁住肩部缩了缩,然后抬起头下意识的笑了,“啊谢……”


嘴角扯到一半就硬生生的僵住了。


突然一切都好像回到了八年前。


自己只是个莽撞的笨蛋新人,处处受利威尔前辈照顾的日子。


 


利威尔好像也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不妥,有些窘迫的收回了手,抓紧了身边年纪虽小的但是看起来一脸不爽的儿子。


小孩子不习惯大人的场合,很快就厌倦了,扯着艾伦的裤脚摇晃着要回家。


艾伦揉了揉他的头发将他抱在怀里,斟酌着用词缓缓开口,“前辈,那我就先回去了。”他的目光仍旧无法抑制的注视着利威尔。


好想再多看看,哪怕是一眼也好。


像是硬生生的吞了整个半生的柠檬,心中酸涩的很。


 


“嗯。”利威尔点了点头,没有动作,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艾伦轻轻地向他点头示意,然后带着自己的儿子,一步一步,缓缓地,再次远离利威尔。


“……等等。”


艾伦不知道自己在期望着什么。他只知道那一刹那,他的心脏不可抑制的疯狂的跳动起来。曾经,他还以为自己的心脏不会再这样,为谁跳动了。但是他骗不了自己。


无法骗过自己。


他几乎是在利威尔说话的一瞬间转过身的,有些期待的等待着利威尔再次开口。


 


已经四十多岁了的利威尔前辈,和自己一样结婚成家了的利威尔前辈,不知道现在开不开心过得好不好的利威尔前辈,明知道不可以想但还是想得要命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想的利威尔前辈,只是那么看着自己,就像是八年的时光从未将两人分隔一样,看着自己。


那是,每一次抚摸,每一次接吻,每一次听自己诉说爱意时的眼神。


“什么时候,一起去喝个咖啡吧。”


想拒绝但是……无法控制的却点了头。明知道不应该再见面的,但还是……


 


交换了电话号码。


艾伦像做了亏心事一样逃回家,心脏在胸腔里猛烈地跳动着,声音一下一下的清晰的打着自己的耳膜。


他魂不守舍的将儿子交给做好饭等着他回来的妻子,躲进了浴室,失神的抱住双腿,缩在浴缸里。


利威尔,前辈……利威尔,前辈。


 


真正约出来是在两周后。


收到了利威尔前辈的短信,有些忐忑的打开了,然后拼命将时间刻在自己的脑海中,回复了一个“好”字。


两个大男人什么话都没说,在约定地点碰面之后,不约而同的向着两个人以前共同工作的公司旁边经常待的咖啡厅走过去。


艾伦低着头,静静地跟着利威尔的身后。利威尔那稳稳的脚步声,还有那古龙香水的熟悉的味道,都让他安心的想哭。


利威尔推开门,坐在两个人曾经经常坐的位置,非常熟练的给艾伦叫了杯蓝山,然后给自己叫了一杯美式咖啡。


“还记得呢,前辈。”艾伦轻轻地笑着。


利威尔熟练地点上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嗯”了一声。


没有人再说话,空气又莫名其妙凝结了。期间服务生送来了咖啡打破了沉寂。感觉如释重负的艾伦有些窘迫的抬起杯子,轻轻地抿了一口,然后匆匆的开口开始说刚刚自己想好的话题。


 


“前辈,现在过的怎样?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年初。突然接到调令从美国调回来了。”


艾伦点了点头,“这样啊。”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不知道谁先把话题扯到第一次认识的时候了。艾伦回想当时笨拙的只有干劲的自己经常被前辈的利威尔教训,突然很想笑。


“……笑什么?”看到艾伦使劲憋笑的表情,利威尔心中却感觉有些酸涩。


多久没看到过了呢,这幅表情。


“最开始的时候啦。”艾伦笑出声来,“最开始的时候还真是被前辈欺负的够呛啊。”


利威尔嘴角也跟着划起一个弧度,回答道,“是你太蠢。”


“诶诶,怎么这样……”艾伦的表情像是被抛弃的小狗一样可怜巴巴的看着利威尔,“但是后来学会了很多啊,前辈不是也……夸我了吗?”


利威尔下意识的敲了凑过来的艾伦脑袋一下,“要不是教你你能会吗?”


被打了的艾伦愣在原地,下意识的捂住了头,缓缓抬眼,静静地看着利威尔,“但是前辈,我现在都……二十多岁了,做爸爸了。”他的眼里流转着浓浓的,化不开的哀伤。


利威尔没有说话。


 


 


艾伦突然想起鼓起勇气向他告白时他的表情了。


“前辈,我,喜欢你!请你跟我交往!”大概透支了自己一生的勇气的艾伦,却被利威尔非常无情的拒绝了。


“别开玩笑了小鬼。”这样说着的利威尔前辈,将他桌子上的,自己的企划案扔进自己怀里。


他到现在也不知道原因。


后来因为自己在迎新会上喝醉,利威尔把模模糊糊说不清住址的自己带去酒店住,然后莫名其妙的做爱了。有了第一次,第二次也就顺其自然。做了很多次然后莫名其妙的,搬到了一起。


莫名其妙的交往了。


两个人一起上班,轮流负责打扫卫生和做饭,周末一起去超市,买东西回来。


当经过黑暗的公园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利威尔前辈就会突然的偷偷的抓住自己的手,等到有亮光的地方才放开。


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理所当然的生活在有对方在的世界。


理所当然的以为永远不会分开。


理所当然的在一起。


 


话说起来当时为什么会喜欢前辈呢?艾伦也不知道。利威尔前辈明明很凶,对自己又很严格,还有严重的洁癖……但是就是,喜欢,就是喜欢。


喜欢的不得了。


虽然严格但是其实温柔的很的利威尔前辈,最喜欢了。


他会在比自己早起的时候静静地看着自己,经常纵容自己的任性,好不容易的假期也会跟自己赖在床上蹭过一天,自己把头埋在他怀里的时候也会轻轻地拍着自己的背……


自己竟然还那么天真的以为,那段日子能持续到永久。


从利威尔前辈那里拿到戒指的时候,还以为能许一辈子。


 


但是利威尔前辈很快得到了调职的机会。


去美国。


去美国意味着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完全颠倒的日子和昂贵的话费。利威尔前辈无法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这大概是最后也是最好的机会。而自己也刚刚在职场中站稳了脚步,无法轻易放弃。


交换了意见的两人都沉默了,没有人能说出一句话。


 


“喂,艾伦,你父母也在催促你结婚吧?”盯着电视屏幕的利威尔前辈叼着烟,没有转过头来看他,就像是说着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一样平淡。


不好的预感在一刹那间擒住了艾伦,他颤抖着开口,想说点什么,却被利威尔前辈的话打断了。


“分手怎么样。”


该来的总会来吧,该结束的总该要结束吧。大概就是这样。


世界就是这样的吧。


不该在一起的人,就永远不会在一起。


 


然后两个人去分手旅行。


艾伦还能记得那是一个冬天,冷的手脚都僵掉了。那时候利威尔前辈开着两个人一起攒钱买的车疾驰在道路上,自己则呆呆的看着车窗外漫天飞扬的白雪。


眼中的世界一片苍茫灰暗。


下车了之后两个人没有说话。利威尔前辈牵着自己的手在堆满了雪的山路上走了很久,久到自己的脚最后都失去了知觉,但是还想一直走下去,一辈子走下去。


走到了觉得足够远的地方,两个人一起把戒指顺着路边的陡坡扔了下去。


两个人在自动贩售机前买了热的饮料,捧在手中。然后钻回车里,打开了车内灯和空调,静静地接吻。


利威尔前辈开始扯自己的领子,他凑过去。


艾伦发誓,在停在空无一人并且飘着雪的山路的车里做爱,是他这一生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


 


之后在温泉旅馆也做爱了。


艾伦·耶格尔觉得自己肯定是不正常了。明明是那么美妙的事情,自己却在高潮的时候哭的一塌糊涂。


当天再次亮的时候,纸门外的白雪亮的耀眼的时候,冬鸟再次嘶鸣的时候,两个人就也没有关系了。


自己和利威尔前辈都会有不同的人生。不同的,没有对方的人生。


他第一次觉得失去了重要的东西。


越是珍惜的东西,失去的越快吧。


艾伦将头埋在利威尔怀里,紧紧的抱着他,哭了很久。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眼泪呢。真是,觉得丢人死了。但是这时的利威尔前辈只是静静地拍着他的背,偶尔轻轻地剥开他黏在额头上的刘海。


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不要走和我爱你,纸门透过了光亮。


艾伦缩在副驾驶座,看着雪景,然后被送回了,自己的家。


 


混沌的过了几天,到了利威尔前辈离开的日子了。


这几天他删了前辈的手机号,删了短信,通话记录,还有邮件,聊天记录,然后扔掉了他送给自己的东西。


看到这些东西,他就会想到他,心里乱的要死,痛苦的要死。


“不用来送我了。”利威尔前辈这么说。


他难受的翻了个身,缩在被子里。下午两点的航班,现在已经十二点了。利威尔前辈他,现在应该出门了吧。时钟滴滴答答的,在他脑中胡乱的响着。


他翻了个身把头埋在枕头中,突然摸到了什么。他恍恍惚惚的拿出来看,是利威尔前辈以前,借给自己的手帕。


这是,自己,在工作中受挫而难受的躲在洗手间里默默掉泪的时候,利威尔前辈递过来的手帕。大概也是自己无可救药的爱上他的理由。


 


……要,还给他,才行。突然这样觉得。他感觉那一刹那,心脏又开始跳动了。


艾伦翻身爬下床,胡乱的套上衣服,飞奔出门,冲到路中间拦下一辆出粗车,打开车门,焦急地喊着机场的名字。焦躁的要死。


快一点,再快一点。


想见他。


迫不及待的,想见他。


 


他几乎是一路狂奔,跌跌撞撞的冲进了机场,与自己公司的送机人员擦肩而过,直直的奔向登机口。


那个熟悉的身影刚好走了进去,缓缓地,走了进去。


“前辈!……前、前辈!!!”艾伦努力的大喊着冲过去,却被机场协警拦住。但他仍旧拼命地大声喊着,那个人也没再回头。


然后,利威尔前辈,消失在了人海里,看不见了。


心脏好像被猛的冻住,然后一刹那间被敲碎了一样。他垂下胳膊,手中仍旧攥着那条纹手帕。眼泪顺着脸颊狠狠地摔在地上,像破碎的心一样。


 


 


利威尔熟练地点上了烟。


乘务员说明已经播放了两遍,利威尔仍旧叼着烟,苦涩呛人的烟味缓缓蔓开,充满了客舱。闻到烟味的乘客开始不满的小声交谈起来。


空姐快步走过来,低声提示到,“先生,飞机里不能抽烟,先生、先生?先、先生你怎么了……”一开始带有的斥责现在变得有些手足无措,她从准备处匆匆忙忙的抽了几张抽纸,递过来。


利威尔没有抬头,只是摆了摆手,将烟摁灭。


 


 


“然后,就结婚了。妈妈介绍了一个女孩,所以很快就结婚了,儿子现在也……这么大了。”艾伦下意识的攥紧了杯子,扯出一个笑容,然后问到,“前辈呢?”


利威尔弹了弹烟灰,才缓缓开口,“喝醉酒了,然后不小心就有了。后来顺水推舟就结婚了。”


“这样啊……孩子,多大了?”


“五岁了。”


“这样、我儿子也……四岁了。”


又静了下来,两人都没开口。


 


就那么静静地坐着,天色逐渐阴沉下来,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结账离开了咖啡厅。


艾伦还像以前那样,静静地跟在利威尔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


“你怎么回去?”他突然回头看着艾伦。


艾伦愣了一下,这才发现两个人已经走到了车站,“我,乘巴士。”附近不好停车所以就没开车来……但是这样说不定就……失去了很多机会。艾伦有点难受。但是什么机会呢……他不想去想。


利威尔点了点头,说道,“我去乘新干线。”


说完之后两个人都没有动,只是站在原地,静静地对视。


 


艾伦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掏出那块,一直没能还给利威尔的手帕,递过来。


“前辈,这个,还给你。”


利威尔接过去,低头看着那块条纹手帕,揣进口袋里,“也该回去了。”


“嗯。”艾伦突然感觉鼻子酸涩的很,声音也跟着颤抖起来。


 


如果这个时候说,过来的话,会怎么样呢。看着一脸快要哭出来表情的艾伦,利威尔这么想着。世界就会,变了的吧。


他拼命抑制住想要把他带进怀里的冲动,站在原地,看着他。


艾伦拼命咬住下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最终还是没有掉下来,反而让利威尔难受起来。


无论过去多少年,这孩子,永远都是,自己最开始认识的那个孩子。


笨拙但是可爱的要死的傻小鬼。


“利威尔前辈,一直以来真的,非常感谢你的照顾。”后辈的艾伦·耶格尔这样说道。


路灯映照下闪耀着的樱花花瓣翩然而下,就像是下雪一样,纷纷扬扬的,占据了整个视线。


 


利威尔点了点头,转身,一步步离开了那个,一生中,最爱的人。无法抑制的低低的抽泣声,打着自己的耳膜。但他无法回头。


 


已经无法再相见了吧。


有了不同人生,过着不同生活,背负着别人的两个人,已经无法再相见了吧。


利威尔从口袋里拿出烟,非常熟练的点上,吐了口气,静静地看着烟圈消失在空中。


END





评论

热度(32)

  1. 零度冗夏Psyche 转载了此文字
    不知道是第几遍看了总之每次看都会忍不住哭
  2. 冗夏Psyche琉璃半世の只为蓝颜倾城 转载了此文字
  3. 琉璃半世の只为蓝颜倾城水泥森林 转载了此文字